永远撩不到怀英

掉线中考去了……

又是甜饼了






设定……李白是生活区up主,手把手教你如何做饭,现实为大学语文老师 ID:剑仙真帅

狄仁杰,职业律师

这个设定我能玩好久哦233小学生文笔,慎入哦。









咳,我们大学啥都没有,出了名的就是一对又一对的小情侣,你看今天的周瑜老师和小乔同学又在不厌其烦的撒狗粮说不定明天哪对又出来给你一个惊喜了。



我们大学有个颜值特别高的语文老师,叫李白,平日里对别人温文尔雅但是对上漂亮的小姐姐就会嬉皮笑脸。



用他的话来说,这叫做情怀。



李白老师还是某站的生活区up主,要不是再三确认我可能到死都不会相信一个看起来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帅哥居然是个居家好男人????



哦你瞅瞅他那一片的料理教学视频,看了一遍发现满脑子都是:哦李白老师的手真好看,这声音真好听。



最多的教学视频一定是鱼了……今天是鲫鱼明天是罗非鱼的,换着花样做不重复。也有人问了为什么剑仙要做这么多鱼,你猜他那回答是什么???



爱人喜欢吃鱼。



什么我们大学的一朵花就这样被人捷足先登了这造成了多少个少女梦的破碎!!!!于是那天起我和朋友就致力于扒李白老师的那位爱人。



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直到后来学校校庆,李白老师和几个相熟的老师拼酒,硬是喝趴了所有参加拼酒的老师,自己也是惨不忍睹,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李白老师被几个学生搀扶着坐到椅子上。




到了深夜的时候校庆可算是结束了,别的喝醉的老师也是一个一个的被家里人接回了家,李白老师就一直躺在两个并排的椅子上也没人管,整个人颓废的无法形容。




我们几个好朋友瞅见了李白老师,摇醒他问他要不要我们几个送他回去,他推开我的手说不用了他自己可以回去。



我们可能是第一次对李白老师这么不尊敬的骂了一顿说你这么晚喝成这样还不回家,家里人不得担心死。



李白老师沉默了一会儿,悄咪咪的从兜里摸出手机来,我眼尖的看见手机挂坠是个金色的长的像令牌一样的东西。然后他像个小学生给家长打电话一样十分熟练的摁下了一串电话号码,没多久就接通了。



对面是个很冷淡的声音:“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很明显是个男的声音,我当时想着李白老师应该是叫自己的合租舍友来接他回去吧,然而事情永远出乎我的意料。


李白老师很是委屈的哼了一句话,我没听太清楚,好像是怀英什么的。总之那个声音奶的不像话了快要把我萌出鼻血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下就软下来了:“喝酒了?”


李白老师哼哼唧唧了半天都没说清楚事情,我们在旁边憋了半天终于忍无可忍夺过了李白老师的手机:“先生您好,李白老师喝高了现在在大学的xxx”

可能是事出突然,电话那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说了句好的马上到。

挂了电话以后李白老师光速整理好仪容仪表搬好椅子坐的端端正正,就盯着一个方向。我们怕出什么事就一直站在李白老师旁边等接他的人来。




没多久就来人了,也是个大帅比!虽然头发挑染了一块绿色但还是不影响他的美丽的!我们就看着他走过来拉起李白的手问:“怎么喝这么多?”




李白老师顺势就抱住了他的手臂蹭了几下,活像只讨奶的猫,接着就站起来把那个人抱在怀里揉了几把,嘟囔着怎么瘦了诸如此类的话。



我们当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已经不是合租舍友的关系了吧woc这是赤裸裸的秀恩爱了!!!



那个人很是无奈的揉了揉李白老师一头的栗色乱毛,叹了口气对我们说:“不好意思,我是狄仁杰,你们李白老师的朋友。”




不用介绍了我们都知道了,看看你们俩这幅腻腻歪歪的样子哦就差我在旁单身狗叫几声了。

世界有点乱我还没反应过来。



接着狄先生就把李白老师扶回去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清楚的看见他俩离开的时候李白老师的左手摸到了狄先生的腰上。


接着就被一把打掉了。



再一次见到李白老师的时候我问了一下那天回去以后怎么样了,李白老师的表情立马就开始变得…………有点诡异。


看起来像是在回味什么……李白老师拍拍的我头说挺好的,他和狄先生回去收拾了一下就睡觉了。


你确定只是单纯的睡觉吗????你看看你嘚瑟成什么样了????我内心不停的吐槽但是表面上只能正儿八经的笑。


再后来听那些上了李白老师课的旁友和我说,李白老师上课恨不得把自家爱人吹到天上,一有空就不停的吹他爱人有多好看有多聪明之类的。

问李白老师怎么形容爱人,他能给你劈头盖脸砸过来一堆诗句吹他爱人还不带重复的。



总之那段时间上李白老师的课简直就是自我折磨,啊为什么他能够这么自然这么文艺的吹自家爱人,凭什么我们连爱人都没有真的好嫉妒哦。



很久以后我离开大学了,有一次我和朋友去逛街的时候碰到了李白老师,他没多大变化。我们笑着问他当初为什么会看上狄先生,他说



“他的眼里有我向往的地方。”





——啊……李白……你轻点。

——你看它硬起来了呢。

——嘶……很疼的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来,我摸摸它。

——别摸了……快点。

——啊好可爱。

——李白你涂个发胶怎么这么磨叽!

——我这不是第一次帮你嘛~

——你在帮我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别说了,怀英,吻我。

——死吧李白。

看月亮吧

看月亮~

沉迷发糖一百年_(:_」∠)_ 我舍不得让李白和狄仁杰吃苦真的。



今早巡察时听小贩说是一百五十年一次的血月,元芳回去后便蹦蹦跳跳的把还在酒楼里醉生梦死的李白拉来了狄府。


显然狄仁杰和李白都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致。


“一百五十年一次哎!!!”元芳扒拉着狄仁杰的袖口,抖了抖头上毛茸茸的耳朵,一时间显的有些小可怜。


狄仁杰低头看着面前的文章,不动声色的扯回了自己的袖子。


元芳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就看看嘛大人,很漂亮的!”


狄仁杰瞥了眼元芳,金色的眼眸清冷锐利:“你看过?”说罢还把元芳揪了起来:“站好说话。”


元芳理好裤子上的褶皱,面色严肃道:“大人,元芳愿意用一个月的糖葫芦换。”


“哦。”

“你同意啦???????”


“我没说过不同意。”


“耶!!!!!!”


“一个月没糖葫芦。”


“……”

夜晚的长安城十分安静,清脆的虫鸣声在安静的夜里十分突兀,也平添了一分生机。


也不知道多少人正盯着天上的月亮看。


狄仁杰爬上屋顶的时候李白早就睡着了,酒罐子横七竖八的倒在旁边,手里还抱着一壶,可能是喝的太急,溢出的酒水顺着线条优美的下巴漏入大开着的衣领。


狄仁杰脸色一黑,却还是放缓了脚步走到李白旁边盘腿坐下,将李白的头放在腿上,李白呢喃了几声后把脸埋进了狄仁杰怀里。


狄仁杰耳朵一热。就这样盯着眼前的长安城看,怀里的人醉酒后散发着不少的热量,微冷的风吹过竟也不似往常一般让人缩了脖子。


李白的呼吸稍微急促,睡的不是特别安稳,即便在梦中,眉头也是紧皱着的。


狄仁杰抬起手揉着李白的眉头,就这样低着头盯着李白,他承认李白是生了一张好看的脸,若是清醒的李白,眉眼间尽是风流潇洒,醉了酒的李白红了颊,竟也是那般美的不可方物。


时间不经意间过去了,四周比起以往的夜晚黑了不少,抬头间竟已经看不见月亮了,只剩狄仁杰屋内燃着的烛光。


狄仁杰把李白往怀里抱了抱,生怕李白滚下屋顶。


很平静,很温暖,更是……一种来自李白给他的感觉,仿佛只要李白在身边,狄仁杰便觉得自己可以放下那治安官的架子,平平淡淡的冲杯茶,和李白话话家常,做他的狄怀英。


过了许久,月亮开始泛红,狄仁杰仰着头望着月亮,心中赞叹竟有如此奇景。


在月亮完全蜕变成血月时狄仁杰拍醒了李白,李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碧蓝色的眼眸映入了一轮红色的月亮。


狄仁杰停下了动作,怔愣着盯着李白的眼睛看。


仿若血红色的月亮坠入了碧蓝的汪洋,淡淡的水汽弥漫在里面,为血月蒙上了一轮轻纱,此刻眼睛的主人还不清醒,眨了眨眼。


彻底的沦陷进去了。


李白迷迷糊糊的环上狄仁杰的脖颈,拉低狄仁杰,在狄仁杰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以李白的视角能够看见红色的月亮和低着头的狄仁杰。


当然李白觉得狄仁杰更好看。


褪去了平日里冷淡严肃的面孔,淡金色的眼里只有李白,红着的耳尖暴露了此刻狄仁杰的内心是如何的慌乱。


李白轻笑道:“真可爱啊,怀英。”


狄仁杰慌乱的避开了李白的眼神,望向了别处。


无法形容李白这时的眼神是多么的温柔眷恋,狄仁杰没好气的说道:“酒醒了就起开。”


“……”


半晌无人响应,狄仁杰回过头来看向李白,后者只是盯着他看,吐息间皆是浓浓的酒气。


原来还醉着呢,看来那几大坛酒没白喝。


狄仁杰揉着李白松软的头发道:“以后醉了就来狄某这吧,别躺小巷里了。”


李白喝醉酒后经常在某个不起眼的小巷里面睡过去,狄仁杰每次找李白都差不多要把长安城翻一遍。


至少可以……让他有一个去处吧。


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狄仁杰抬起头盯着月亮,不再看向李白。


大概过了很久,怀里传来一句微不可闻的回答。


“好。”

张嘴吃糖!

李白×猫化狄



狄仁杰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一只猫。

他现在盯着自己的毛爪子思考着怎么跟元芳解释。

然后他选择了放弃,开始尝试着摆出治安官的气势,如果现在推开狄大人的房门会看到一只灰色的猫立在桌子上,长长的尾巴垂下桌子,尾巴尖不自觉的上翘着,金色的眼眸里可以看出一点点以往治安官的样子。

……不管怎么看还是很软萌。

猫的喉咙里开始发出低沉的呼噜声,然后狄仁杰一拍毛爪子跳下了桌子。

毛都炸了。

不管了爱怎么样怎么样。

纤长的灰猫踏着优雅的步子……跳上了还未完全合上的窗户边上挤了出去。

哦我推不开门还不能翻窗了啊?哼。

正直金秋时节,院里老树的叶子也都悉数泛黄了去。一晚的时间过去,地上也积了不少落叶,灰猫踏上去以后发出了落叶清脆的破碎声。

狄仁杰往往是一群人里面起的最早的一个,这个点府中下人也很少走动,元芳估摸着还在床上蒙着头睡觉。

微凉的风吹在灰猫脸上,猫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撒在猫身上,暖暖的,很惬意。

然后狄仁杰就睡着了。

李白翻墙进来的时候灰猫已经快被落叶完全盖住了,导致他最开始没有发现灰猫。

在院中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来,甚是安静。

“还没回来?”李白瞄了眼屋子,房门是紧闭着的。

黑猫翻了个身,露出了柔软的肚皮,白毛看起来十分的柔软,翻身的时候连带着身上的落叶发出了声响。

“嗯?”

李白一眼就发现了落叶堆里的灰猫,悄悄的走过去蹲了下来,蓝色的眼眸眯起来打量着灰猫。

不是吧怀英养猫了?????

李白伸出手放在灰猫的肚子上,很暖和。

然后他情不自禁的揉了两下。抬眼便发现灰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盯着自己,眼睛是他喜欢的金色,此时正泛着一层睡意,猫耳时不时的颤两下。

李白轻咳了一声掩盖自己刚刚的失态,插着猫的腋下把猫提到了自己眼前和他平视。

“你是怀英养的猫?”

猫不满的瞪着李白,叫了几声表示自己的愠怒。

殊不知这在李白眼里就只是一只灰猫弱弱的叫声。

“那你是不认识他了。”

李白站起身把猫揣在了怀里,跳上了屋顶,怀中的猫被惊的抖了一下,李白揉一揉猫的脑袋也就过去了。

“倒真是盛世长安呐。”李白盘着腿坐在瓦片上,远处街上的小店铺小商贩已经开始叫卖了。

狄仁杰从李白怀里跳到了李白的腿上,不满的瞥了眼李白。

却看见了一代天骄眼里的冷淡。

这不是他认识的李白。灰猫用尾巴缠到李白搭在腿上的手腕上,李白低下头来和他对视着,李白没有说话,静静的和狄仁杰对视。

狄仁杰仰着头撑了许久脖子也酸了,刚想移开视线,李白却重新抬起了头。

“你的眼睛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李白将猫抬到了自己胸口,往后躺了下去,望着碧蓝的天,手覆上了灰猫。

“再睡会儿吧,时辰还早。”

一觉竟睡到了正午,直到阳光刺眼实在睡不着了以后李白才醒过来。

身上一直压着什么让他有些喘不上气,睁开眼睛一看就是治安官恬静的睡容。

往常高高竖起的头发软软的趴在了额前,狭长的凤眼紧闭着,一只手无意识的揪着李白胸前的衣服。

李白盯着狄仁杰的头顶一撮绿毛许久,直到治安官不舒服的蹙眉,李白轻缓的将狄仁杰抱进怀里,跳下了屋顶。

狄仁杰睁开眼,金色的眼眸里透着朦胧的睡意,没有以往的清冷锐利,李白看到这样的狄仁杰自然是心软的无以复加,把狄仁杰放在地上时还紧紧的揽着狄仁杰,防止他迷迷糊糊的摔倒。

“大人,正午了。”

却没想到狄仁杰往他怀里一倒,闷闷的说道:“我困……”

李白噗嗤的轻笑出声,打横将狄仁杰抱了起来:“好好好,回屋接着睡。”

狄仁杰把脸埋进李白的脖颈旁试图掩盖自己脸红的事实,殊不知他连耳朵都红了。

李白看在眼里,回屋后抱着狄仁杰就倒在床上,给两人盖好被子以后亲了一下狄仁杰的眼睛,狄仁杰已经困到睁不开眼自然是阖上眼睡着了去。

“午安。”

还是甜饼∑

甜饼

现pa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文件,理的整整齐齐摆在桌上,抬眼望了望墙壁上的时钟。


“还没回来。”


电视台陆陆续续开始播放有关台风的消息,据说已经登陆了。李白出差两个星期,期间也只来了几个电话,也从未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到十二点后,窗外一片漆黑,远处星星点灯的住户灯光透过如帘子一般密集的雨显得模糊不清。


雨势越来越大,像是一群人在拍打窗户,狄仁杰甚至看见有什么东西从窗外飞过。


狄仁杰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不出意料的无人接听。烦躁的把手机摔回桌上,走到宽大的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风更大了。狄仁杰甚至感觉到房子在晃动,风从窗户留下细小的缝隙窜进屋子,发出呼呼的声音。


屋子里只有电视机开着,新闻联播主持人沉稳有序的报道着有关台风的状况。


狄仁杰蜷着腿,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窗外的动静,他才不会说他怕这种天气。


自从和李白同居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个感觉了,雷雨天气的时候总有一个宠他入骨的人轻轻的把他拥进温暖的怀里。


太安心了。


狄仁杰努力回想着那种感觉,希望自己能够陷入沉睡。凛冽的风声不断入侵着他的思想让他无处可躲。


他把自己整个人捂在被子里,风声一下小了特别多,迷迷糊糊陷入了梦境。


狄仁杰睡眠一向很浅,半梦半醒间觉得捂在头顶的被子被人掀开,不知是谁低沉好听的声音伴随着一声轻笑在耳边轻柔的响起。


“也不怕闷死自己。”


李白冒着差点被吹飞的危险跑回家一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的是一团缩在被窝里的狄仁杰以后整个人都


怀英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快速的收拾完自己一身的狼狈以后掀开被子露出里面可爱的人,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然后就被狄仁杰抱住了。


“你他妈……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李白被狄仁杰一句你他妈骂到愣住,一向清冷的人很少爆粗口,看来是等急了。


怔愣片刻以后抬手抚上狄仁杰的后背。


“这不是回来了。”


李白弯下腰把狄仁杰圈进怀里,蹬掉鞋子躺进了被窝,也不忘轻拍狄仁杰的后背。


“我一回来就凶我。”


怀里的人像猫一般发出满足的鼻音,靠在李白胸口的脸蹭了几下便没了动静,想来是睡了过去。


李白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狄仁杰睡得舒服些,就搂着狄仁杰睡了过去。


太安心了。












来自珠海人民对台风的怨念……

假装是个甜饼的后续

前文李白黑化


继续我的ooc大业



狄仁杰醒来以后已经是三日后,他想坐起来,胸口的钝痛让他再度躺了下去。

守在门外担心到爆炸但是又不能进去抱着怀英的李白听见一点动静,粗暴的踹开了门。

“怀英你醒了?!”


他冲过去抱着狄仁杰,像个大型犬类一样在狄仁杰胸口蹭了蹭。


“嘶——”狄仁杰被蹭到了伤口,轻呼出声。


李白在门外那几天甚至想好了一切。


倘若狄仁杰醒不过来,他便带着狄仁杰的骨灰走遍天南海北,带他去看看他没有看过的江河山川。


若是醒了过来,李白会用自己的一切,去保护他,去疼爱他。


给他真正的,属于李白的心。


“我……睡了几天?”


狄仁杰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被捆在柱子上,被李白粗暴的对待,仿佛就在昨日。


“三日,你可知我是有多担心……”


狄仁杰揉了揉李白的头发,推开了他。


李白愣在了原地。


“你……”


“你去梳洗一下罢,我有洁癖。”狄仁杰望着李白。


李白有些不敢相信:“你不赶我走?”


狄仁杰把脸埋进了被子里:“为何?”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狄仁杰理解李白,满怀欣喜的回到故乡却只看见残垣断壁,罪魁祸首竟是喜爱的大唐,而最爱的人却参与了谋划。


李白怎能不气。



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他们也都心知肚明,却是不敢捅破这层关系。



狄仁杰只希望李白能够发泄在他身上,不要去迁怒他人,更不要一个人去和女帝作对。


他知道李白才华横溢,却也是斗不过那武则天。


能成为一代女皇便已经在告诉狄仁杰,武则天的心计绝非表面这么简单。


怕是李白闯皇宫这事她也早已料到,暗处布满了精兵强将,只待李白动手便将他就地正法。


所以他选择了背负这个本来牵扯不到他的事情。


成功的让李白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这才让李白活着出来。


李白走后不久,扁鹊就来了。


“你能醒过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扁鹊将手上的药膳递给狄仁杰,将被子给狄仁杰掖紧了些。


“是李白带我过来的?”狄仁杰靠在床头低头小口的吃着药膳,用余光观察着扁鹊。


神医往后一靠,笑得高深莫测:“那可不是,在我医馆门前跪了一夜,再不救的话以后谁敢来我这医馆呢。”


跪了一夜……??


李白常年活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下,面上不说,想来也是极其骄傲的一个人,竟是跪下了么。


狄仁杰轻笑出声,不管是否牵扯到了伤口。


他笑起来很好看,清俊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意,狭长的眼睛盯着眼前乌黑的药膳。


“他到底还是爱我的。”


狄仁杰想要的只是一份不会因为别的东西而改变的爱,如今他已经得到了。


“怀英!”梳洗好了的李白推开门,一旁的扁鹊在狄仁杰沉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碗,转头看向李白。


“扁鹊说你不能受凉,我看这冬天也快来了,等你伤好点了我们去街上添置点新衣裳。”


……秋天刚到呢,你这撩汉技术还能再差点么。


李白为什么会知道狄仁杰原谅他了?


从狄仁杰肯正眼看他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狄仁杰若是讨厌一个人到极点,不管那人怎么样对他,他都不会正眼看那个人。


哪怕一次,都不会。


“也好,你……”话没说完,被李白一把按在了怀里。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李白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害怕到了发颤。


狄仁杰嗅了嗅李白身上令人安心的青草味。


这个李白,才是那个真正的李白。


“回来就好。”他阖眼,手在李白背后轻柔的抚摸,安慰着李白,静静享受着李白带给他的温暖。










“喂你别哭啊哎鼻涕流到我身上了!”



“李白你多大了还哭!!!别哭了我这不还活着吗!!!!”




李白:qwqqqq

假装是个甜饼




李白黑化……吧

ooc有

反正很迷,不喜欢别打我啊23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白身上的味道彻底变了。

从淡淡的醇香变成了令人作呕的酒臭味。

令狄仁杰沉浸的若有若无的青草味也不见了。

随着那个洒脱不羁的李白一起消失了。

狄仁杰迷迷糊糊的晃了晃脑袋,不禁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雨下了一晚,脏乱不堪的破庙弥漫着潮湿腐坏的味道。

他被捆在了破庙仅剩的一根看起来还完好的柱子上,柱子的红漆已经脱落,狄仁杰的衣服也蹭上了许多,一向干净整齐的头发也已凌乱。

“混蛋……”狄仁杰白皙的脖子上遍布着黑红色的吻痕,嘴角破了皮。

鬼知道他昨晚经历了什么。

雨沿着布满青苔的老旧房瓦滴落到地上,伴随着毫无章法的脚步声。

李白回来了。

平时那双桃花潋滟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淡蓝色的眼失了神。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狄仁杰面前,强硬的抬起狄仁杰的下巴。

狄仁杰闭上了眼,他已经知道李白要做什么了。

下一秒嘴巴就被撬开,带着酒味的舌头在他嘴里席卷一番。

“……唔”他扭过头,李白掐着他下巴的手猛的一用力,狄仁杰吃痛,失了劲,不明的液体顺着他嘴角流过棱角分明的下巴,流到了李白手上。

良久李白才肯放过他,当着他的面抬起刚刚那只掐着他下巴的手,舔干净了上面的液体。

狄仁杰干裂的嘴唇重新湿润了起来,变成了艳红色。

太色气了……狄仁杰红了耳根,低下头,不想看见李白。

“为什么不肯看我?”长时间酗酒让李白原本低沉好听的声音变的嘶哑刺耳。

“我故乡做错了什么,让你们大唐毁了我的故乡?”

“心虚?”

李白的声音越来越轻,狄仁杰紧闭着嘴。

下一刻腹部猛烈的剧痛使狄仁杰猛的弯腰却被麻绳束缚着而不得不靠回柱子。

李白松开拳,淡蓝色的眼里是无边的暴虐。

狄仁杰吃痛,低头大口喘着气,身为文官,本就不似习武之人身强力壮,更何况长时间的虐待让他的身体越发虚弱。

“没……没有。”

他的骄傲让他不能屈服,他抬起头直视着李白的眼睛。

淡然无波的暗金色眼眸对上暴虐的淡蓝色。

一瞬间李白眼中的暴虐弱了下去,他扭过头,不想看那个令他沉醉的暗金色。

“你可知那公主是如何与我说的?”

黄沙漫天,昔日绮丽壮观的楼兰古城变成了废墟。

死于大唐铁骑之下的楼兰无数冤魂,时时刻刻盘绕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记忆中尊贵美丽的公主失去了风度,满是血污的手抹红了他一身白衣。

她在求他,替故乡报仇。

一切的一切,一刀一刀的刻在了他的心上。

当他一人一剑闯入皇宫,替故乡寻仇之时,是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挡在了他的仇人面前。

我也参与了这一切,要杀,便杀我。

他听见狄仁杰是这么说的。

他气天地待他如此不公,失去了故乡。

他气天地待他如此残忍,深爱的人将他的故乡毁了。

即便只是参与了一部分。

他与狄仁杰终是成了对手。

伤痕累累的狄仁杰被他粗暴的扔在了马背上,狂奔一夜,带到了远离皇城的破庙。

他对狄仁杰的温柔在那一晚却还是保存了下来。

在狄仁杰同意之前,他不会动他。

他把狄仁杰弄昏了过去,却只是发泄在了狄仁杰的脖子上。

之后便是无尽的酗酒,他想醉过去。

希望醒来以后得知这一切都是梦,故乡还在,狄仁杰与他的关系还是那般。

他李白自称千杯不醉,他很喜欢这个称号。

却从未如同这一刻,如此的痛恨千杯不醉。

他想麻痹自己,谁知越喝越清醒。

一切都在提醒他,这不是梦,这是事实。

“咳……”他回过神,耳旁是狄仁杰剧烈的咳嗽声,李白也只当是狄仁杰为了让他放了他的迷惑把戏。

直到狄仁杰开始咳血。

猩红的血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滴在地上,李白才意识到狄仁杰可能真的是出了事情。

还在咳,没完没了的咳,咳到最后狄仁杰喘不上气,几近窒息。

李白心惊,手忙脚乱的解开狄仁杰身上的麻绳,长期捆绑,腿部软弱无力,狄仁杰摔在他怀里,一手捂着嘴,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越抓越紧。

他还在咳,手已经挡不住血液溢出,一滴一滴,落在崎岖不平的青石板上,顺着石缝渗透进去。

李白看见血液里不规则的小颗粒,他知道是什么,他常年习武功力深厚,那次皇宫一战,他一掌拍在了狄仁杰胸口上。

文官身体并不强健,岂能扛住那一掌。

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咳嗽声越来越小,直到抓着他衣襟的手失力松开。李白近乎疯狂的抱起狄仁杰往庙外冲去,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上马,去寻那神医扁鹊。

李白也明白只有扁鹊能救狄仁杰。

谁知那扁鹊却不肯见他,他就这样抱着狄仁杰跪在扁鹊医馆前,跪了一晚。

扁鹊实在耐不住过往路人的眼光,也担心坏了医馆招牌,让李白抱着狄仁杰跟他进去。

“你那一掌将他的肋骨打断,捅到了肺。”

“内伤过重,治疗太晚,做好心理准备。”

一天过去,扁鹊总算是出来了,李白冲上去询问情况,却只得到一句话。

“你是真的爱他么?”

我是真的爱他么,李白想。既然不爱,为何会就他,为何会放过他。

直到狄仁杰在他怀里松开了抓着他衣襟的手他才意识到,他对狄仁杰的爱已经深到了灵魂里。

参与毁了他的故乡又如何?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又如何?

他李白爱一个人便是毫无保留的爱一个人,岂会因为这些原因而变质?

故乡只有一个,狄仁杰只有一个,属于他的怀英也只有一个。

他已经失去了故乡,他的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也只剩下了狄仁杰,他不能再失去了。

那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李白,不是他。

不管狄仁杰醒来以后对他是一顿臭骂还是拳打脚踢,还是一刀了结他的一生,他李白都会说这是他应得的。

他不应该对狄仁杰动手,更不应该差点害他失了性命。

爱上便是爱上了,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沉沦进了那双暗金色的眼眸。

TBC



哎要是我写完作业了说不定还有一个小后续????

玩一下B站的梗

全程甜

ooc有

[其实就是两个人同居以后虐狗日常]

李白B站ID:剑仙真帅,生活区up,手把手教你如何用酒做出一堆新菜式XD,说不定做饭做着做着还会飙几句诗的大学老师

狄仁杰B站ID:专治各种违章,科技区up,手把手教你如何用法律反驳任何看不顺眼的人,被粉丝戏称城管,其实是个是个律师

[感觉剑仙被城管冷落了]

[是啊今天都没看见城管233333]

       李白瞄了眼弹幕,手上切葱的动作不停:“怀英最近工作忙……”将手边的一小坛子酒拿起来道:“这酒是我自己酿的,不是特别烈,适合一些酒量差的。”

[我的妈剑仙还会酿酒!!!]

[这样的老公请务必给我来一打!!!]

[剑仙你还缺后宫吗!!!!]

       李白无奈的笑了笑,把煎锅里煎的泛黄的鱼倒进碟子里,放了些葱花:“你们说这个菜要叫什么呢?”末了,拿起刚刚那小坛子酒,浇了一小勺上去。

[香煎城管!!!!]

[233333就香煎城管吧挺好的2333]

     “也行,就叫香煎城管吧。”

     李白端起鱼,走到旁边的餐桌上,摆好盘,把手机摆在了旁边,给看直播的广大粉丝感受一下城管每天的伙食。

     狄仁杰爱吃鱼,这是众所周知的,就凭李白当初表白成功靠的是一盘松子鱼便可以看出来。

     “今天这个香煎城管鱼刺我都尽数处理干净了,剩下小的鱼刺也不容易呛到,如果有兴趣学怎么去鱼刺的话可以翻我以前的视频。”

[好细心……]

[好想要一只剑仙怎么办]

[放毒啊我好饿QAQ]

      “你在说什么香煎城管?”狄仁杰刚打开门就听见李白在说着香煎城管,脱鞋的动作慢了一拍。

      李白一惊[哎我的妈怀英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还要晚点吗]把手机放在了桌上陪笑。

      “没没没你听错了!”李白狗腿的跑过去替狄仁杰接过了公文包:“怀英累不累,来我帮你脱鞋。”

[2333333妻管严]

[剑仙日常气管炎发作hhhh]

       狄仁杰差点没把鞋踩在蹲着的李白脸上:“你今天不用上课?”

       李白直起身来,把公文包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拉着狄仁杰往餐桌走:“今天是上午的课,学生也没什么事情找我,回来的早。”

      狄仁杰忙了一天,中午饭也没吃,在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自然而然的被李白牵着走到餐桌边,坐到李白替他拉开的椅子上。

      李白往狄仁杰手里塞了一双筷子:“来,尝尝我今天做的鱼,放了点酒,不是特别烈,你可以吃的。”

      对于李白之前做菜放茅台搞得狄仁杰差点没打死李白最后还被李白扯到床上去的事情粉丝们表示:一瓶茅台都有股恋爱的酸臭味。

      “我不是说了不要倒酒吗……”狄仁杰瞪着李白,然后李·没有酒就活不下去·白非常认真的说:“放点酒真的好吃,你尝尝!”

      狄仁杰很明显不相信李白的话:“你不会又倒了五粮液进去……唔”话没说完就被李白一口鱼肉堵住了话。

[好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城管都怕了]

[2333333城管都有心理阴影了]

      李白看着狄仁杰嚼完了一口鱼以后明显想再吃一口的眼神:“怎么样没骗你吧。”

      然后又夹了一块鱼到狄仁杰碗里:“我做鱼的时候姜放少了,腥味重,怕你吃不下,刚好这酒是我自己酿的,度数低刚好去去腥。”

      狄仁杰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嗯”

[城管害羞了我的天]

[甜到酣啊这对]

[快结婚吧!!!]

        就在气氛正浓弹幕刷的正欢的时候,狄仁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在家酿酒了?”

       “……”完了这茬儿我给忘了怎么办,李白拿筷子的手抖了一下。

    
       李白清清嗓子准备开口求饶的时候,狄仁杰冷不丁来了句:“今晚我要在书房查资料。”

     
        卧槽书房的柜子下面全是酒怀英不是很久没去书房了吗怎么今天突然要去那里了怎么办怎么办要死!

    
        “别了怀英你要查什么资料我帮你查,书房太久没打扫了你别去那里,脏。”表面十分冷静内心戏十足的李白潇洒的又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狄仁杰碗里。

     
        狄仁杰一听书房脏,小洁癖的他刚想答应,就瞥到了桌角的直播弹幕

[23333333剑仙的秘密要被发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剑仙完蛋了]

[剑仙药丸了hhhhhhh]

  
        “你书房有秘密?”

  
        李白的筷子掉地上了。

    
        作为律师的狄仁杰一看:“嗯?”

    
        推开椅子就准备去书房调查一番却被李白从后面抱住了腰:“别啊怀英那里真的特别脏”

     
        脏?难不成背着自己藏了女人?想到这狄仁杰的气场陡然一转,李白被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顾李白的各种求饶推开了书房的门,直接打开了最下面的柜子。

  
       “……”

  
       居然藏了这么多酒?????

   
       这么多??????

    
       李白已经把头扭过去了:完了要死要死

      “你这些酒我就当没看见,以后要再发现一次的话……”狄仁杰在李白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好的好的我一定记得!”

      李白心里炸开了花居然没有揍他也没有丢掉这些酒难不成怀英转性了?!

     手一伸把刚走出书房的狄仁杰搂进怀里低声道:“怀英你不打我?”

     本来就好听的声音还故意放低了靠在耳边说,经不起一丝撩拨的狄仁杰立马红了耳尖。

     “滚,吃饭去。”

     才不说是因为藏的不是女人有些小高兴呢哼。

    

关于李白的起床气

白狄小甜饼

ooc有

     李白的起床气有点奇怪……可能他会扯着你往脸上送一拳然后把懵了的你赶出房门。

     最后再十分惬意的回去睡回笼觉。

     至于李元芳……自从有次被命令去喊某剑仙起床失败耳朵的毛还被揪了一撮的经历,就再也没敢去打扰尚在美梦中徘徊的剑仙。

     连可爱的李元芳都失败了那么府上估计也就没什么人敢去喊李白起床了。

     狄仁杰黑着脸看着眼前的李元芳:“你的工……”

     “不不不不用了大人,我去寻前些天李大妈案子的线索了!”李元芳背上飞镖就窜了出去,活像只偷了腥的大老鼠。

      “……”

      面色复杂的狄仁杰瞥了眼李白所在的房间,稍作思索还是走了过去。

      “咳。”清清嗓子,狄仁杰轻推木门,抬眼便是李白裹着被子姿势感人的躺在床上。

      走过去推了推李白“醒醒。”

      垂着头,暗金色的眼眸注视着李白的睡颜,见喊了一声李白还未醒,从袖中掏出红色的令牌一把摔在了李白脸上。

       “……嗯”李白睁开眼,视线被清晨透过窗子的阳光照的迷糊。

       李白把站在旁边的人拉上了床:“别闹。”本来站着笔直的狄仁杰猝不及防被拉进了李白怀里,掏出一个令牌准备拍死李白。

     “唔……你放手!”

     李白把头埋进狄仁杰脖颈:“别闹,头疼。”

     肯定又喝酒去了……狄仁杰挣扎了一会儿无果后说道:“你放手,我去给你拿碗粥缓缓。”

      “唔嗯……”被圈的更紧了

      望着床顶的帐子思考了良久,狄仁杰无奈的叹气:“你且放手,我给你揉揉。”

      总算是松开了……狄仁杰坐起来理直了身上的袍子,极不情愿的伸手去揉李白的太阳穴。

     许是揉的舒服了,李白轻哼了几声,迷迷糊糊的拉过狄仁杰的手印了个吻在上面。

      狄仁杰红了耳根,寻思着哪天把李元芳的工资再扣上那么几个月。

      这个李白和你们说的李白不是一个吧??

      狄仁杰想。
      





小甜饼

白狄小甜饼吧
ooc有
反正很乱七八糟





狄仁杰理了理领子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推开了木门准备迎接美好的一天。

“怀英,早。”

李白在院子石凳上坐着,望着远处墙上的一只野猫,听见声响后转头与狄仁杰说道。

“你起这么早?”狄仁杰跨出门槛朝李白走去,瞧见李白棕色头发上的露珠,想来是坐的挺久了。

抬手将露珠抹去又顺手揉了几把李白的头发,却被李白抓住手拉入怀中。

狄仁杰推了推李白发现没什么用后也安分了下来:“可有什么事?”

李白轻笑,俯身轻吻狄仁杰的额头:“想你了罢。”

狄仁杰红着脸把李白推开:“别闹。”李白抓住在胸口作乱的手:“哈,今日你不用上朝,不如和白出去走走?”

反正酒也没了刚好缠着怀英出钱买点,李白想。

“嗯……”正好视察民情,狄仁杰从李白怀里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不小心沾上的灰尘。

李白拿起石桌上的剑别在腰间,牵起狄仁杰的手笑眯眯的往街上走去。

长安街古老的青石板被昨晚的雨洗净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水汽,纵使狄仁杰穿的袍子有些厚重却也感觉不到闷热。

早上的长安有些安静,小贩们也才刚起床。

李白牵着狄仁杰,静静的走着。

良久,他开口:“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盯着狄仁杰的眸子:“白能否与怀英一直走下去,如同这长安街一般,终是有尽头的。”

狄仁杰不语,只是牵着李白,走到城门前,抬头对上李白碧蓝的眼睛:“太白,你看这长安街。”

长安街一直连到城门,城门外便是一望无际的大唐疆土与无数的城池。

“它连到的不止长安城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没有尽头的。”

那一刻,李白觉得狄仁杰的眸中似有浩瀚星辰。

“我们也会如同它一样,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