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撩不到怀英

我叫老白我是老白

玩一下B站的梗

全程甜

ooc有

[其实就是两个人同居以后虐狗日常]

李白B站ID:剑仙真帅,生活区up,手把手教你如何用酒做出一堆新菜式XD,说不定做饭做着做着还会飙几句诗的大学老师

狄仁杰B站ID:专治各种违章,科技区up,手把手教你如何用法律反驳任何看不顺眼的人,被粉丝戏称城管,其实是个是个律师

[感觉剑仙被城管冷落了]

[是啊今天都没看见城管233333]

       李白瞄了眼弹幕,手上切葱的动作不停:“怀英最近工作忙……”将手边的一小坛子酒拿起来道:“这酒是我自己酿的,不是特别烈,适合一些酒量差的。”

[我的妈剑仙还会酿酒!!!]

[这样的老公请务必给我来一打!!!]

[剑仙你还缺后宫吗!!!!]

       李白无奈的笑了笑,把煎锅里煎的泛黄的鱼倒进碟子里,放了些葱花:“你们说这个菜要叫什么呢?”末了,拿起刚刚那小坛子酒,浇了一小勺上去。

[香煎城管!!!!]

[233333就香煎城管吧挺好的2333]

     “也行,就叫香煎城管吧。”

     李白端起鱼,走到旁边的餐桌上,摆好盘,把手机摆在了旁边,给看直播的广大粉丝感受一下城管每天的伙食。

     狄仁杰爱吃鱼,这是众所周知的,就凭李白当初表白成功靠的是一盘松子鱼便可以看出来。

     “今天这个香煎城管鱼刺我都尽数处理干净了,剩下小的鱼刺也不容易呛到,如果有兴趣学怎么去鱼刺的话可以翻我以前的视频。”

[好细心……]

[好想要一只剑仙怎么办]

[放毒啊我好饿QAQ]

      “你在说什么香煎城管?”狄仁杰刚打开门就听见李白在说着香煎城管,脱鞋的动作慢了一拍。

      李白一惊[哎我的妈怀英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还要晚点吗]把手机放在了桌上陪笑。

      “没没没你听错了!”李白狗腿的跑过去替狄仁杰接过了公文包:“怀英累不累,来我帮你脱鞋。”

[2333333妻管严]

[剑仙日常气管炎发作hhhh]

       狄仁杰差点没把鞋踩在蹲着的李白脸上:“你今天不用上课?”

       李白直起身来,把公文包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拉着狄仁杰往餐桌走:“今天是上午的课,学生也没什么事情找我,回来的早。”

      狄仁杰忙了一天,中午饭也没吃,在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自然而然的被李白牵着走到餐桌边,坐到李白替他拉开的椅子上。

      李白往狄仁杰手里塞了一双筷子:“来,尝尝我今天做的鱼,放了点酒,不是特别烈,你可以吃的。”

      对于李白之前做菜放茅台搞得狄仁杰差点没打死李白最后还被李白扯到床上去的事情粉丝们表示:一瓶茅台都有股恋爱的酸臭味。

      “我不是说了不要倒酒吗……”狄仁杰瞪着李白,然后李·没有酒就活不下去·白非常认真的说:“放点酒真的好吃,你尝尝!”

      狄仁杰很明显不相信李白的话:“你不会又倒了五粮液进去……唔”话没说完就被李白一口鱼肉堵住了话。

[好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城管都怕了]

[2333333城管都有心理阴影了]

      李白看着狄仁杰嚼完了一口鱼以后明显想再吃一口的眼神:“怎么样没骗你吧。”

      然后又夹了一块鱼到狄仁杰碗里:“我做鱼的时候姜放少了,腥味重,怕你吃不下,刚好这酒是我自己酿的,度数低刚好去去腥。”

      狄仁杰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嗯”

[城管害羞了我的天]

[甜到酣啊这对]

[快结婚吧!!!]

        就在气氛正浓弹幕刷的正欢的时候,狄仁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在家酿酒了?”

       “……”完了这茬儿我给忘了怎么办,李白拿筷子的手抖了一下。

    
       李白清清嗓子准备开口求饶的时候,狄仁杰冷不丁来了句:“今晚我要在书房查资料。”

     
        卧槽书房的柜子下面全是酒怀英不是很久没去书房了吗怎么今天突然要去那里了怎么办怎么办要死!

    
        “别了怀英你要查什么资料我帮你查,书房太久没打扫了你别去那里,脏。”表面十分冷静内心戏十足的李白潇洒的又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狄仁杰碗里。

     
        狄仁杰一听书房脏,小洁癖的他刚想答应,就瞥到了桌角的直播弹幕

[23333333剑仙的秘密要被发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剑仙完蛋了]

[剑仙药丸了hhhhhhh]

  
        “你书房有秘密?”

  
        李白的筷子掉地上了。

    
        作为律师的狄仁杰一看:“嗯?”

    
        推开椅子就准备去书房调查一番却被李白从后面抱住了腰:“别啊怀英那里真的特别脏”

     
        脏?难不成背着自己藏了女人?想到这狄仁杰的气场陡然一转,李白被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顾李白的各种求饶推开了书房的门,直接打开了最下面的柜子。

  
       “……”

  
       居然藏了这么多酒?????

   
       这么多??????

    
       李白已经把头扭过去了:完了要死要死

      “你这些酒我就当没看见,以后要再发现一次的话……”狄仁杰在李白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好的好的我一定记得!”

      李白心里炸开了花居然没有揍他也没有丢掉这些酒难不成怀英转性了?!

     手一伸把刚走出书房的狄仁杰搂进怀里低声道:“怀英你不打我?”

     本来就好听的声音还故意放低了靠在耳边说,经不起一丝撩拨的狄仁杰立马红了耳尖。

     “滚,吃饭去。”

     才不说是因为藏的不是女人有些小高兴呢哼。

    

关于李白的起床气

白狄小甜饼

ooc有

     李白的起床气有点奇怪……可能他会扯着你往脸上送一拳然后把懵了的你赶出房门。

     最后再十分惬意的回去睡回笼觉。

     至于李元芳……自从有次被命令去喊某剑仙起床失败耳朵的毛还被揪了一撮的经历,就再也没敢去打扰尚在美梦中徘徊的剑仙。

     连可爱的李元芳都失败了那么府上估计也就没什么人敢去喊李白起床了。

     狄仁杰黑着脸看着眼前的李元芳:“你的工……”

     “不不不不用了大人,我去寻前些天李大妈案子的线索了!”李元芳背上飞镖就窜了出去,活像只偷了腥的大老鼠。

      “……”

      面色复杂的狄仁杰瞥了眼李白所在的房间,稍作思索还是走了过去。

      “咳。”清清嗓子,狄仁杰轻推木门,抬眼便是李白裹着被子姿势感人的躺在床上。

      走过去推了推李白“醒醒。”

      垂着头,暗金色的眼眸注视着李白的睡颜,见喊了一声李白还未醒,从袖中掏出红色的令牌一把摔在了李白脸上。

       “……嗯”李白睁开眼,视线被清晨透过窗子的阳光照的迷糊。

       李白把站在旁边的人拉上了床:“别闹。”本来站着笔直的狄仁杰猝不及防被拉进了李白怀里,掏出一个令牌准备拍死李白。

     “唔……你放手!”

     李白把头埋进狄仁杰脖颈:“别闹,头疼。”

     肯定又喝酒去了……狄仁杰挣扎了一会儿无果后说道:“你放手,我去给你拿碗粥缓缓。”

      “唔嗯……”被圈的更紧了

      望着床顶的帐子思考了良久,狄仁杰无奈的叹气:“你且放手,我给你揉揉。”

      总算是松开了……狄仁杰坐起来理直了身上的袍子,极不情愿的伸手去揉李白的太阳穴。

     许是揉的舒服了,李白轻哼了几声,迷迷糊糊的拉过狄仁杰的手印了个吻在上面。

      狄仁杰红了耳根,寻思着哪天把李元芳的工资再扣上那么几个月。

      这个李白和你们说的李白不是一个吧??

      狄仁杰想。
      





小甜饼

白狄小甜饼吧
ooc有
反正很乱七八糟





狄仁杰理了理领子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推开了木门准备迎接美好的一天。

“怀英,早。”

李白在院子石凳上坐着,望着远处墙上的一只野猫,听见声响后转头与狄仁杰说道。

“你起这么早?”狄仁杰跨出门槛朝李白走去,瞧见李白棕色头发上的露珠,想来是坐的挺久了。

抬手将露珠抹去又顺手揉了几把李白的头发,却被李白抓住手拉入怀中。

狄仁杰推了推李白发现没什么用后也安分了下来:“可有什么事?”

李白轻笑,俯身轻吻狄仁杰的额头:“想你了罢。”

狄仁杰红着脸把李白推开:“别闹。”李白抓住在胸口作乱的手:“哈,今日你不用上朝,不如和白出去走走?”

反正酒也没了刚好缠着怀英出钱买点,李白想。

“嗯……”正好视察民情,狄仁杰从李白怀里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不小心沾上的灰尘。

李白拿起石桌上的剑别在腰间,牵起狄仁杰的手笑眯眯的往街上走去。

长安街古老的青石板被昨晚的雨洗净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水汽,纵使狄仁杰穿的袍子有些厚重却也感觉不到闷热。

早上的长安有些安静,小贩们也才刚起床。

李白牵着狄仁杰,静静的走着。

良久,他开口:“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盯着狄仁杰的眸子:“白能否与怀英一直走下去,如同这长安街一般,终是有尽头的。”

狄仁杰不语,只是牵着李白,走到城门前,抬头对上李白碧蓝的眼睛:“太白,你看这长安街。”

长安街一直连到城门,城门外便是一望无际的大唐疆土与无数的城池。

“它连到的不止长安城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没有尽头的。”

那一刻,李白觉得狄仁杰的眸中似有浩瀚星辰。

“我们也会如同它一样,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