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撩不到怀英

我叫老白我是老白

小甜饼

白狄小甜饼吧
ooc有
反正很乱七八糟





狄仁杰理了理领子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推开了木门准备迎接美好的一天。

“怀英,早。”

李白在院子石凳上坐着,望着远处墙上的一只野猫,听见声响后转头与狄仁杰说道。

“你起这么早?”狄仁杰跨出门槛朝李白走去,瞧见李白棕色头发上的露珠,想来是坐的挺久了。

抬手将露珠抹去又顺手揉了几把李白的头发,却被李白抓住手拉入怀中。

狄仁杰推了推李白发现没什么用后也安分了下来:“可有什么事?”

李白轻笑,俯身轻吻狄仁杰的额头:“想你了罢。”

狄仁杰红着脸把李白推开:“别闹。”李白抓住在胸口作乱的手:“哈,今日你不用上朝,不如和白出去走走?”

反正酒也没了刚好缠着怀英出钱买点,李白想。

“嗯……”正好视察民情,狄仁杰从李白怀里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不小心沾上的灰尘。

李白拿起石桌上的剑别在腰间,牵起狄仁杰的手笑眯眯的往街上走去。

长安街古老的青石板被昨晚的雨洗净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水汽,纵使狄仁杰穿的袍子有些厚重却也感觉不到闷热。

早上的长安有些安静,小贩们也才刚起床。

李白牵着狄仁杰,静静的走着。

良久,他开口:“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盯着狄仁杰的眸子:“白能否与怀英一直走下去,如同这长安街一般,终是有尽头的。”

狄仁杰不语,只是牵着李白,走到城门前,抬头对上李白碧蓝的眼睛:“太白,你看这长安街。”

长安街一直连到城门,城门外便是一望无际的大唐疆土与无数的城池。

“它连到的不止长安城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没有尽头的。”

那一刻,李白觉得狄仁杰的眸中似有浩瀚星辰。

“我们也会如同它一样,一直走下去。”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