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撩不到怀英

我叫老白我是老白

假装是个甜饼




李白黑化……吧

ooc有

反正很迷,不喜欢别打我啊23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白身上的味道彻底变了。

从淡淡的醇香变成了令人作呕的酒臭味。

令狄仁杰沉浸的若有若无的青草味也不见了。

随着那个洒脱不羁的李白一起消失了。

狄仁杰迷迷糊糊的晃了晃脑袋,不禁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雨下了一晚,脏乱不堪的破庙弥漫着潮湿腐坏的味道。

他被捆在了破庙仅剩的一根看起来还完好的柱子上,柱子的红漆已经脱落,狄仁杰的衣服也蹭上了许多,一向干净整齐的头发也已凌乱。

“混蛋……”狄仁杰白皙的脖子上遍布着黑红色的吻痕,嘴角破了皮。

鬼知道他昨晚经历了什么。

雨沿着布满青苔的老旧房瓦滴落到地上,伴随着毫无章法的脚步声。

李白回来了。

平时那双桃花潋滟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淡蓝色的眼失了神。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狄仁杰面前,强硬的抬起狄仁杰的下巴。

狄仁杰闭上了眼,他已经知道李白要做什么了。

下一秒嘴巴就被撬开,带着酒味的舌头在他嘴里席卷一番。

“……唔”他扭过头,李白掐着他下巴的手猛的一用力,狄仁杰吃痛,失了劲,不明的液体顺着他嘴角流过棱角分明的下巴,流到了李白手上。

良久李白才肯放过他,当着他的面抬起刚刚那只掐着他下巴的手,舔干净了上面的液体。

狄仁杰干裂的嘴唇重新湿润了起来,变成了艳红色。

太色气了……狄仁杰红了耳根,低下头,不想看见李白。

“为什么不肯看我?”长时间酗酒让李白原本低沉好听的声音变的嘶哑刺耳。

“我故乡做错了什么,让你们大唐毁了我的故乡?”

“心虚?”

李白的声音越来越轻,狄仁杰紧闭着嘴。

下一刻腹部猛烈的剧痛使狄仁杰猛的弯腰却被麻绳束缚着而不得不靠回柱子。

李白松开拳,淡蓝色的眼里是无边的暴虐。

狄仁杰吃痛,低头大口喘着气,身为文官,本就不似习武之人身强力壮,更何况长时间的虐待让他的身体越发虚弱。

“没……没有。”

他的骄傲让他不能屈服,他抬起头直视着李白的眼睛。

淡然无波的暗金色眼眸对上暴虐的淡蓝色。

一瞬间李白眼中的暴虐弱了下去,他扭过头,不想看那个令他沉醉的暗金色。

“你可知那公主是如何与我说的?”

黄沙漫天,昔日绮丽壮观的楼兰古城变成了废墟。

死于大唐铁骑之下的楼兰无数冤魂,时时刻刻盘绕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记忆中尊贵美丽的公主失去了风度,满是血污的手抹红了他一身白衣。

她在求他,替故乡报仇。

一切的一切,一刀一刀的刻在了他的心上。

当他一人一剑闯入皇宫,替故乡寻仇之时,是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挡在了他的仇人面前。

我也参与了这一切,要杀,便杀我。

他听见狄仁杰是这么说的。

他气天地待他如此不公,失去了故乡。

他气天地待他如此残忍,深爱的人将他的故乡毁了。

即便只是参与了一部分。

他与狄仁杰终是成了对手。

伤痕累累的狄仁杰被他粗暴的扔在了马背上,狂奔一夜,带到了远离皇城的破庙。

他对狄仁杰的温柔在那一晚却还是保存了下来。

在狄仁杰同意之前,他不会动他。

他把狄仁杰弄昏了过去,却只是发泄在了狄仁杰的脖子上。

之后便是无尽的酗酒,他想醉过去。

希望醒来以后得知这一切都是梦,故乡还在,狄仁杰与他的关系还是那般。

他李白自称千杯不醉,他很喜欢这个称号。

却从未如同这一刻,如此的痛恨千杯不醉。

他想麻痹自己,谁知越喝越清醒。

一切都在提醒他,这不是梦,这是事实。

“咳……”他回过神,耳旁是狄仁杰剧烈的咳嗽声,李白也只当是狄仁杰为了让他放了他的迷惑把戏。

直到狄仁杰开始咳血。

猩红的血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滴在地上,李白才意识到狄仁杰可能真的是出了事情。

还在咳,没完没了的咳,咳到最后狄仁杰喘不上气,几近窒息。

李白心惊,手忙脚乱的解开狄仁杰身上的麻绳,长期捆绑,腿部软弱无力,狄仁杰摔在他怀里,一手捂着嘴,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越抓越紧。

他还在咳,手已经挡不住血液溢出,一滴一滴,落在崎岖不平的青石板上,顺着石缝渗透进去。

李白看见血液里不规则的小颗粒,他知道是什么,他常年习武功力深厚,那次皇宫一战,他一掌拍在了狄仁杰胸口上。

文官身体并不强健,岂能扛住那一掌。

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咳嗽声越来越小,直到抓着他衣襟的手失力松开。李白近乎疯狂的抱起狄仁杰往庙外冲去,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上马,去寻那神医扁鹊。

李白也明白只有扁鹊能救狄仁杰。

谁知那扁鹊却不肯见他,他就这样抱着狄仁杰跪在扁鹊医馆前,跪了一晚。

扁鹊实在耐不住过往路人的眼光,也担心坏了医馆招牌,让李白抱着狄仁杰跟他进去。

“你那一掌将他的肋骨打断,捅到了肺。”

“内伤过重,治疗太晚,做好心理准备。”

一天过去,扁鹊总算是出来了,李白冲上去询问情况,却只得到一句话。

“你是真的爱他么?”

我是真的爱他么,李白想。既然不爱,为何会就他,为何会放过他。

直到狄仁杰在他怀里松开了抓着他衣襟的手他才意识到,他对狄仁杰的爱已经深到了灵魂里。

参与毁了他的故乡又如何?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又如何?

他李白爱一个人便是毫无保留的爱一个人,岂会因为这些原因而变质?

故乡只有一个,狄仁杰只有一个,属于他的怀英也只有一个。

他已经失去了故乡,他的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也只剩下了狄仁杰,他不能再失去了。

那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李白,不是他。

不管狄仁杰醒来以后对他是一顿臭骂还是拳打脚踢,还是一刀了结他的一生,他李白都会说这是他应得的。

他不应该对狄仁杰动手,更不应该差点害他失了性命。

爱上便是爱上了,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沉沦进了那双暗金色的眼眸。

TBC



哎要是我写完作业了说不定还有一个小后续????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