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撩不到怀英

我叫老白我是老白

假装是个甜饼的后续

前文李白黑化


继续我的ooc大业



狄仁杰醒来以后已经是三日后,他想坐起来,胸口的钝痛让他再度躺了下去。

守在门外担心到爆炸但是又不能进去抱着怀英的李白听见一点动静,粗暴的踹开了门。

“怀英你醒了?!”


他冲过去抱着狄仁杰,像个大型犬类一样在狄仁杰胸口蹭了蹭。


“嘶——”狄仁杰被蹭到了伤口,轻呼出声。


李白在门外那几天甚至想好了一切。


倘若狄仁杰醒不过来,他便带着狄仁杰的骨灰走遍天南海北,带他去看看他没有看过的江河山川。


若是醒了过来,李白会用自己的一切,去保护他,去疼爱他。


给他真正的,属于李白的心。


“我……睡了几天?”


狄仁杰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被捆在柱子上,被李白粗暴的对待,仿佛就在昨日。


“三日,你可知我是有多担心……”


狄仁杰揉了揉李白的头发,推开了他。


李白愣在了原地。


“你……”


“你去梳洗一下罢,我有洁癖。”狄仁杰望着李白。


李白有些不敢相信:“你不赶我走?”


狄仁杰把脸埋进了被子里:“为何?”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狄仁杰理解李白,满怀欣喜的回到故乡却只看见残垣断壁,罪魁祸首竟是喜爱的大唐,而最爱的人却参与了谋划。


李白怎能不气。



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他们也都心知肚明,却是不敢捅破这层关系。



狄仁杰只希望李白能够发泄在他身上,不要去迁怒他人,更不要一个人去和女帝作对。


他知道李白才华横溢,却也是斗不过那武则天。


能成为一代女皇便已经在告诉狄仁杰,武则天的心计绝非表面这么简单。


怕是李白闯皇宫这事她也早已料到,暗处布满了精兵强将,只待李白动手便将他就地正法。


所以他选择了背负这个本来牵扯不到他的事情。


成功的让李白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这才让李白活着出来。


李白走后不久,扁鹊就来了。


“你能醒过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扁鹊将手上的药膳递给狄仁杰,将被子给狄仁杰掖紧了些。


“是李白带我过来的?”狄仁杰靠在床头低头小口的吃着药膳,用余光观察着扁鹊。


神医往后一靠,笑得高深莫测:“那可不是,在我医馆门前跪了一夜,再不救的话以后谁敢来我这医馆呢。”


跪了一夜……??


李白常年活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下,面上不说,想来也是极其骄傲的一个人,竟是跪下了么。


狄仁杰轻笑出声,不管是否牵扯到了伤口。


他笑起来很好看,清俊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意,狭长的眼睛盯着眼前乌黑的药膳。


“他到底还是爱我的。”


狄仁杰想要的只是一份不会因为别的东西而改变的爱,如今他已经得到了。


“怀英!”梳洗好了的李白推开门,一旁的扁鹊在狄仁杰沉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碗,转头看向李白。


“扁鹊说你不能受凉,我看这冬天也快来了,等你伤好点了我们去街上添置点新衣裳。”


……秋天刚到呢,你这撩汉技术还能再差点么。


李白为什么会知道狄仁杰原谅他了?


从狄仁杰肯正眼看他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狄仁杰若是讨厌一个人到极点,不管那人怎么样对他,他都不会正眼看那个人。


哪怕一次,都不会。


“也好,你……”话没说完,被李白一把按在了怀里。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李白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害怕到了发颤。


狄仁杰嗅了嗅李白身上令人安心的青草味。


这个李白,才是那个真正的李白。


“回来就好。”他阖眼,手在李白背后轻柔的抚摸,安慰着李白,静静享受着李白带给他的温暖。










“喂你别哭啊哎鼻涕流到我身上了!”



“李白你多大了还哭!!!别哭了我这不还活着吗!!!!”




李白:qwqqqq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