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撩不到怀英

我叫老白我是老白

还是甜饼∑

甜饼

现pa




狄仁杰放下手中的文件,理的整整齐齐摆在桌上,抬眼望了望墙壁上的时钟。


“还没回来。”


电视台陆陆续续开始播放有关台风的消息,据说已经登陆了。李白出差两个星期,期间也只来了几个电话,也从未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到十二点后,窗外一片漆黑,远处星星点灯的住户灯光透过如帘子一般密集的雨显得模糊不清。


雨势越来越大,像是一群人在拍打窗户,狄仁杰甚至看见有什么东西从窗外飞过。


狄仁杰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不出意料的无人接听。烦躁的把手机摔回桌上,走到宽大的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风更大了。狄仁杰甚至感觉到房子在晃动,风从窗户留下细小的缝隙窜进屋子,发出呼呼的声音。


屋子里只有电视机开着,新闻联播主持人沉稳有序的报道着有关台风的状况。


狄仁杰蜷着腿,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窗外的动静,他才不会说他怕这种天气。


自从和李白同居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个感觉了,雷雨天气的时候总有一个宠他入骨的人轻轻的把他拥进温暖的怀里。


太安心了。


狄仁杰努力回想着那种感觉,希望自己能够陷入沉睡。凛冽的风声不断入侵着他的思想让他无处可躲。


他把自己整个人捂在被子里,风声一下小了特别多,迷迷糊糊陷入了梦境。


狄仁杰睡眠一向很浅,半梦半醒间觉得捂在头顶的被子被人掀开,不知是谁低沉好听的声音伴随着一声轻笑在耳边轻柔的响起。


“也不怕闷死自己。”


李白冒着差点被吹飞的危险跑回家一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的是一团缩在被窝里的狄仁杰以后整个人都


怀英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快速的收拾完自己一身的狼狈以后掀开被子露出里面可爱的人,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然后就被狄仁杰抱住了。


“你他妈……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李白被狄仁杰一句你他妈骂到愣住,一向清冷的人很少爆粗口,看来是等急了。


怔愣片刻以后抬手抚上狄仁杰的后背。


“这不是回来了。”


李白弯下腰把狄仁杰圈进怀里,蹬掉鞋子躺进了被窝,也不忘轻拍狄仁杰的后背。


“我一回来就凶我。”


怀里的人像猫一般发出满足的鼻音,靠在李白胸口的脸蹭了几下便没了动静,想来是睡了过去。


李白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狄仁杰睡得舒服些,就搂着狄仁杰睡了过去。


太安心了。












来自珠海人民对台风的怨念……

评论(9)

热度(60)